首页 > 文化 > 正文

故事:心上人考中状元来家里提亲,我开心跑去却被告知娶的不是我

2019-12-01 21:09:16 来源:未知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顾卢九

挤进

春天很冷,雨点不断落下,弄湿了院子里绿色的枝叶。

“老太太。”朱庆手里紧握着一碗苦药,轻轻地对蜷缩在床上的身影喊道:“喝了药,然后睡觉。”

那人睁开浑浊的眼睛,看着背光中的青竹。总的来说,她老了,只能依稀看到熟悉的轮廓。

“雨姑娘?”那个沙哑的声音似乎包含着一把砾石,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非常突兀。

朱庆小心翼翼地把药放进嘴里,回答说:“老太太忘了,何宇嬷嬷不久前病了。”

“是的,雨姑娘病了。”她抿了一口青竹喂的药,痛苦地皱起眉头:“这么多年来,我周围的人都不在,但那些不该活得好的人却活得很好。”

她转过头来看着绿色的竹子,看到她年轻的脸低垂着,在她的黑发顶上露出一朵特别显眼的白花,甚至她的身体也很朴素。

不禁好奇:“你是怎么做这件衣服的?”

“宋总理昨天也去世了,”青竹垂下眼睛轻声低语地回答她。

窗外雷声隆隆,闪电划过黑暗的天空,当她躺在病床上很长时间时,她的脸变得越来越苍白。

"天堂有眼睛"

她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,嘴角还带着一丝冷笑,而她的大块枕头却不知不觉地湿了。

青竹轻轻地用被子盖着她,像个孩子一样拍着她的背:“老太太,放心睡吧。”

仿佛那时她还年轻,她困得在树下睡着了,等了这么久,看不到她爱人的身影。在梦与醒之间,她听到那个男人拍着她的背,轻声哄骗,“余嫣,我迟到了。好好睡吧。”

烛光照亮了房间,雨变成了动人的旋律,落在她的耳边。

又一个夜晚,春天的夜晚阵雨。

雪后,楚清天空中的晚霞是红色的。那个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孩的白脸全都映红了。它真的很美。

"宋景炎."她站在桥上,看着一个白人公子带着聪明的微笑向她走来。地上的雪碰到了她的脚,浸湿了她的粉色裙子,但她忘记了:“你来了。”

嘟嘟脸上带着委屈,低声说道:“天黑了,雪停了。我还能在哪里看到红色李子和骄傲的雪?”

“谢谢你等了这么久。这是我的错。”宋景炎脸上带着愧疚,面色严肃的朝她打了一揖后。

苏玉妍抬起嘴唇取笑他:“真是个傻瓜。”

她的眼睛一转,她突然上前面对他的四只眼睛,看到他清澈的眼睛里映出她绯红的脸。

“但我必须钦佩你,傻瓜。”

宋景炎闻言,脸色顿时红得像一滴血,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表露了内心。

“颜瑜”停顿了一下,峻青的脸坚定而不容置疑:“当我成名时,我会来向你求婚。”

苏玉妍抬头看着他,他可能来得很匆忙,在这个冰雪世界里他的额头上竟然冒出了细细的浓汗。

心中无端划过一股暖流,她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袋,紧紧地塞到他手里。

“我相信你,宋景炎。”

如果姜国的一个年轻女孩喜欢上任何一个青少年,她会给他一个钱包来表达她的心意。钱包是她亲手绣的,今生只给了宋景炎一个人。

三月是公布名单的日子。桃花在政府各处盛开。

苏玉妍呆在政府大楼的闺房里,日夜期待着宋景炎的成功。

他做到了,正如她所希望的,不仅赢得了名声,而且被圣者任命为第一学者。一时间,宋景炎这个名字响彻姜国的上下。

那天寒风刮了一整夜。苏玉妍裹着白色貂皮,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,吩咐丫鬟们把被风雨整夜摧残的美丽花朵移至屋檐下。

转眼间,我看见一只做工精致的风筝挂在树顶上。

她把它拿下来,上面只有两个大字。

等等我。

只有这两个字让苏玉妍脸红了,挣扎着留在政府里等待她的爱人。

不幸的是,他从未向她求婚。起初,她认为他太忙了,所以她忘了。

然而,一天,两天,时间从三月桃花盛开到炎热的夏天。

他一直在未来。

苏玉妍挽着何宇的胳膊,在夜里哭泣。她以为他再也不会来了。

然而,两个月后,她又见到了他。

这一天的国民政府非常忙碌。女仆手里拿着几盆非常华丽的牡丹,用鲜花装饰着整个国家政府。甚至她的贴身女仆何宇也被命令四处走动。

她穿着她从未穿过的漂亮衣服,点燃胭脂,戴在头上。

化了一点妆后,整个人不知何故增添了一点魅力。

“今天是二小姐的礼物。”何宇从繁忙的日程中休息了一下,说道:“上帝已经为她安排了一件大事。”

苏玉妍轻轻一笑,眼神中带着一丝寒意。

时间到了,她把何宇送到前院和她一起参加仪式。

然而,他没有考虑到这一点。当方舟子到达时,他看了一场好戏。

深深依恋她的年轻人跪在光滑的青石板上,给了父亲一份厚礼:“年轻一代宋景炎,爱上了你们家的第二夫人苏宁,今天特地准备了嫁妆,请求主神的帮助。”

然而,苏宁和他一起跪下,娇羞地低下头说:“请帮助爸爸。”

他终于来要一个吻,但不是为了她。

苏玉妍突然后退了两步,脑子里不停地回响着宋景炎刚才说的话。眼泪无法控制地落下,落在地上,溅起水花。

何宇抱着她,轻轻地在她耳边安慰她。

她什么都听不见。

“你爱她吗?”苏玉妍冲上去,指了指自己的鼻尖。她的眼睛红得像血一样:“宋景炎,你没有良心!”

话一出口,人群惊讶地面面相觑。

上帝召唤女仆来帮助她,因为他认为她很惭愧。

苏玉妍挣扎着回头,正好看到宋景炎抬眼和她的四只眼睛相对,那双过往明亮的眼睛像是充满了太多的星光,后悔后悔后悔,更是心痛。

苏玉妍不由自主地冷笑。

宋景炎长得像谁?

苏玉妍第一次见到宋景炎。他仍然是一个穷学者,整天只知道背诵四书五经。

她天性活泼,每天都局限于政府。她只觉得心里郁闷,不能整天笑。

当时,她身边有一个叫雪莲的女仆,她想办法帮她走出家门。

那天晚上是上元节,灯一直亮着。

她提着灯笼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。小女仆雪莲被推到了某个角落。苏玉妍到处都找不到她,汗流浃背。

"女孩"突然有人叫她,苏玉妍转过头,看见一个穿着白衣的英俊学者笑吟吟地站在她面前。

"你的灯笼掉了,差点被踩坏。"

她一低头,就看见他手里拿着一盏灯笼,上面有一大块牡丹,这是她的前提。

“谢谢你,儿子。”苏玉妍接过灯笼,向他道谢:“可惜这么漂亮的灯笼被踩坏了。”

白衣服的儿子一听,脸红了,看起来非常害羞:“没关系。如果它坏了,我会为这个女孩再做一个。”

他指着人群的另一端笑着说:“这盏灯是我委托制造的。女孩买的时候我看到了。”

苏玉妍举起手中的灯笼,仔细看了看。然后他真诚地称赞道:“这灯笼上的牡丹栩栩如生,当我看到它时,我的心很高兴,我儿子的绘画技巧也非常出色。”

“缪赞小姐。”他俯下身,用温暖的声音向她敬礼:“下一个宋景炎,你能邀请那个女孩放一盏河灯吗?”

人群还没有散去,所以他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眼睛微笑着凝视着。

成千上万的灯笼散发出明亮的光辉,并晃动着她的眼睛。这场景就像一场梦。

苏玉妍真的以为这是她和他的缘分。

不幸的是,这种命运注定是注定的爱情。

主神终于同意将苏宁许配给宋景炎,但日期定得很匆忙。

外人都说宋大人崇拜苏儿小姐,所以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娶她。

然而,苏玉妍知道这只是苏宁和他珍珠般的胎儿之间的一个暗结。他等不及了。

在他们结婚的那一天,公共房屋装饰着灯笼,红灯笼从门一直挂到公共房屋的书房。

但是苏玉妍没有让仆人们在她的院子里挂红灯笼。

她不想祝宋景炎幸福,也不想让他过一百年好相处。她希望他一生孤独,没有晚年的基础。

因为这是他自己的誓言。

她记得在宋景炎去考场之前,她偷偷跑去给他送行。

夕阳下着毛毛雨,使得天空更加朦胧。苏玉妍拿着一把花瓣染成桃红色的纸伞,一路跟着他。

当他拐过一条废弃的街道时,他突然转身抓住她的胳膊,把她抱在怀里。

苏玉妍抬起头,等了一会儿专注地看着他。很久以前,他在胸前敲了一张纸条:“所以你很久以前就找到我了,但你仍然假装欺骗我。”

宋景炎对着她的头发低低地笑了笑。“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了?再说,只要你在我身边,我不用眼睛就能马上知道。”

“骗子,没有眼睛你怎么知道?”她不相信。

“没有眼睛,我还有心。只要你的心还在跳动,你就会永远在我心中。”宋景炎伸手抚上她柔滑的长发,用温柔的眼神可以淹死人。

他把伞举过她的头顶,盖住了她的整个身体,让细雨一点一点地打湿了他的肩膀。

“说得好,如果有一天你失去了我,我该怎么办?”

苏玉妍羞愧地把头埋在胸前,撅着嘴故意说道。

“如果我真的否定你,那么请叫我一辈子。在我的一生中,我一直是孤独无助的,我也没有养老的保障。”

他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么重的誓言,落在地上的雨就像掉进了她的心里。

苏玉妍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。有一颗跳动的心脏,又热又稳定。

她低声笑着说:“景研,我相信永远不会有这样的一天。”

那个时候,这个女孩是天真无邪的。她真的相信她面前的男人。

在我心里,我会像他说的那样全心全意地假装是她。我的眼睛里真的看不到任何别的女孩。

但是现在她终于知道她的信任只是一个大笑话。

宋景炎嫁给了苏宁,晋升为皇家科学院第二高级官员。

同年,公爵为苏语嫣决定了芮王子的婚姻。

你只能在第二年的春天结婚。

苏玉妍从此平静下来,准备嫁妆。

她的生母去世了,她的父亲很少关心她,一切都必须由他自己计划。

但是这些天,苏宁带着八个月大的肚子回到了政府。

上帝和他的继妻都在天堂,他们立刻命令仆人们办一个晚宴。

苏玉妍呆在闺房里,绣着她的婚纱,但不准备出席。

何宇帮她把红色的大绣花线扭到一边,恨恨地说:“她一定是这时候回来把英小姐分开的。她不能做她想做的事。”

苏玉妍轻轻地笑了笑,没有回答她。

“我为什么要回应她?”然而,外面传来迷人的气味。苏宁撑着肚子走进闺房,装模作样地说:“我妹妹还记得她姐夫吗?”

她用三点嘲笑和七点讽刺来帮助她鼓鼓的肚子。

苏玉妍笑着说,“他是什么?只是你是宝藏。几天后我将成为一名高级公主。你为什么在我面前放肆?”

苏宁气得捏紧拳头,深呼吸了几口气,然后突然发疯,抓住了她的脖子。

“你凭什么?他娶了我,但每天晚上都忽略我。书房里满是你的照片,即使喝醉了,你也在我心里。”

她像魔法一样怔了怔,一遍又一遍地念叨着这些话。

苏玉妍被她的脸捏得青一块紫一块的,她忍不住握住她的手,拼命挣扎。她还没来得及用力,就突然向后跌倒在地。

血染红了她的鹅黄色裙子,像一朵盛开的大玫瑰一样流了一地。。

苏宁痛苦地喘息着,捂着肚子。她脸色苍白,对窗外的穷人说,“丈夫,救救我,我的孩子……”

苏玉妍一惊,睁着眼睛。

那个很久没见的人冒着寒风像这样走进来。他的眼睛很深,看着自己瘦弱的身体。

不愧是步入官场的人,宋景炎似乎一夜之间就淡出了所有的年轻人,整个人都变得稳定了。苏玉妍在他十几岁的时候竟然完全看不见他。

但是他没有看她。

只是匆匆忙忙他弯下腰抱住地上的苏凝离开。当他正要出门时,苏凝突然回头看着她,但苍白的脸上带着苍白的微笑,仿佛他为此而心花怒放。

苏玉妍一句话也没说,因为她知道他们之间没有必要解释。

苏宁以微弱优势生下了一个男婴。

宋景炎给他起名为洪。

然而,苏玉妍被处罚和禁赛三个月。

要不是几天后见到她并结婚,恐怕这不仅仅是一项禁令。

何宇非常生气,一天都没吃东西,上帝是偏的。

苏玉妍没有任何气闷,也反过来劝何宇莫这么生身体的气。

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苏玉妍摸了摸自己的心,感到隐隐作痛。

但她显然计划把它放下。她决定不再为他感到难过。

她已经告诉自己要抹去对他的所有记忆。

然而,她最终还是不能无动于衷。

只有当那一年花开的时候,他才把她背在背上,用他的小身体在月光下在山路上走了一整夜,直到天亮,他才能够把她送到公馆。即使他的腿和脚受伤了,他仍然紧紧地握着她温柔的手安慰她,告诉她不要哭。

几乎没有人知道,苏玉妍年轻时就认识宋景炎。

在那些日子里,她只是因为失去了母亲而痛苦。

七岁的小女孩躺在母亲的棺材前痛哭流涕。陪同她的只有一个同样无知的女孩,何宇。

她晚上经常睡不好觉,想念死去的母亲。她偷偷把它藏起来,不让任何人知道,然后去她母亲的坟墓迎接她。

然而,它适得其反。在山路中途,她一只脚朝天从陡峭的山坡上摔了下来。

小苏玉妍在山坡下疼得几乎哭不出来。

她甚至认为自己活不下去了。

但我没想到会在这一刻见到一个年轻人。

这个男人手里拿着一只做工精致的风筝,当他抬头看到她时,他并不感到惊讶或害怕。

他把她从高高的草丛中救了出来,好奇地问她:“你是天上的仙女吗?你为什么把它丢在这里?”

苏玉妍摇摇头,说不出话来。

他对自己说:“我叫宋景炎,我住在这座山脚下。我爸爸说我的家庭曾经是一个学者家庭,所以我将来会成为第一名学者。”

他举起手举起手中的风筝,他的眼睛变暗了。“可惜我爸爸已经去世了。这是他为我做的最后一只风筝。很好吗?”

苏玉妍慢慢点头。

宋景炎笑了。他俯下身,扛着她向前走:“你真漂亮,像个仙女。当我获得一等奖时,我会娶一个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。”

那天他说了很多,但苏玉妍只记得两件事。

她知道他没有父亲,就像她没有母亲一样。

她仍然记得他说当他获得一等奖时会娶她。

所以上元节那天,她突然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见了他。

当成千上万的烟花在她眼中绽放时,她就成了整夜抱着她的小弟弟。

她会毫不犹豫地爱上他,甚至决定和他共度一生。

只是因为她相信她的小弟弟不会欺骗她,更不用说了...打败她。

月光昏暗,苏玉妍仰面躺在床上。

她用手捂住眼睛,让泪水一点一点浸透她单薄的衣服。

结婚那天,她穿得一身红色。

何宇高兴地领着女仆离开了布满粉色花瓣的城市。

风一吹,它就飘进了这座城市的每一栋大厦。

Xi娘化了妆,说了许多丰富的话。

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,命令女仆给她奖励。

我心中没有悲伤或快乐。

在欢快的唢呐声中,她坐在轿子上,头上戴着红帽子。

但是我不想半途而废。

宋景炎独自在路上阻止了送别亲戚的整个队伍。(作品名称:相思污垢,作者:顾卢九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 极速飞艇下注 江西快三

上一篇:米体:米兰想与多纳鲁马降薪续约,但谈判陷入僵局
下一篇:冬天养点水培的植物,直接放家里还暖和,比土培的好多了
微信 QQ空间 微博 1226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playhardgym.com 车家根皮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